• 500強中國企業數量首超美國

    2020-12-31 15:23:00

    來源:E藥經理人

      《財富》雜志發布了最新全球500強排行榜,今年共有21家醫藥企業上榜,其中4家為首度現身,分別為武田制藥、上海醫藥、BMS和賽默飛。
     
      《財富》世界500強是衡量全球大型公司最著名的一個榜單,被譽為“終極榜單”。該榜單以營業收入為主要依據,今年榜單企業的總營收達到33萬億美元,創下歷史新高,接近中美兩國GDP的總和。進入排行榜的門檻(最低銷售收入)也從248億美元提高到254億美元。
     
      今年最吸睛的變化無疑是中國大陸公司實現了歷史性跨越:中國大陸(含香港)公司數量達到124家,歷史上第一次超過美國(121家)。加上臺灣地區企業,中國共有133家公司上榜。
     
      其中,國內有8家新上榜的公司,分別為上海建工、深圳投資控股、盛虹、山東鋼鐵、上海醫藥、廣西投資、中國核工業和中煤能源。上海醫藥作為醫藥行業的杰出代表現身榜單,從此,中國醫藥集團終于不再孤獨。國藥的排名也一直在向前,較去年提升24名至第145位,躋身TOP150。
      01 率先突破500強的“黑馬”
     
      三年前,上海醫藥董事長周軍對E藥經理人預測:中國醫藥產業一定會有若干家世界500強企業誕生。而5年內將上海醫藥打造成一家世界500強公司,正是上海醫藥高管團隊為董事會設定的戰略目標之一。
     
      2020年,距離目標達成時間還有2年,上海醫藥已經率先突破,實現其全球500強的夢想。中國是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,但一直缺少與其市場規模相匹配的產品和公司,多年以來,全球500強中也只有國藥控股一根“獨苗”。
     
      三年前周軍接受采訪時認為,中國醫藥產業中的領軍企業,通過創新、并購、產業整合等方式,可以成就做大、做強的愿景。事實上,現在全球大多知名藥企都是通過并購得以實現規模擴張,譬如2019年BMS通過與新基的合并介入全球制藥規模TOP5,武田制藥通過并購夏爾進入TOP10。
     
      同樣,上海醫藥也可效仿這些知名MNC,通過并購代表中國藥企打進世界500強。何況上海醫藥其實是有并購基因的,2010年,包括上海醫藥在內的三家“上實系(上海實業集團)”公司以“新上海醫藥”為載體實現整體上市。2011年,上海醫藥在港交所上市,成為內地首家“A+H”醫藥上市公司,包括到后來2018年對康德樂、天普生化等6家公司的并購。11年間,上海醫藥通過這些對外并購交易和內生增長,實現了業務規模7倍增長、凈利潤4倍增長、市值3倍增長,可以說一步一步都是上海醫藥走向500強的臺階。
     
      然而,上藥下一步的看點并非是并購。近年來,上海醫藥的創新轉型正逐步發力,不論是醫藥商業,還是醫藥工業,都正以不同的步速向前趕超。
     
      醫藥商業方面,上藥緊抓創新藥紅利,擴大進口藥代理,2018年獲得包括K藥、O藥等15個新藥進口總代資格,2019年繼續拿下包括達可替尼片、培塞利珠單抗、阿利西尤單抗等17個重磅新藥品種的國內獨家代理權。疫苗代理方面,上藥成為了智飛生物之外國內唯一的疫苗進口經銷商業企業,覆蓋全國31省2000+區縣疾控中心,市場份額估算約10%。
     
      醫藥工業方面,上藥通過“自主研發+外部引進”雙輪驅動模式向創新轉型,一方面加大研發投入,去年以13.5億元的研發絕對值國內超前,另外對于新產品相關的研發人員進行獨有的股權激勵;另一方面,通過license in補充研發管線,如2019年與俄羅斯最大的生物醫藥企業BIOCAD合資共謀創新藥研發生產和銷售。
     
      8月7日,上海醫藥擬出資不超過11.5億元引進全球創新溶瘤病毒產品 T3011,獲得其在大中華區(包括中國大陸、香港、澳門、臺灣地區)開發、生產、注冊和銷售等的獨占權益。與此同時,CDE發布關于公開征求《溶瘤病毒類藥物臨床試驗設計指導原則(征求意見稿)》意見的通知,這是中國首次,且在歐美也尚無先例。
     
      事實上,這并不是上海醫藥第一次在溶瘤病毒方面的投資。此前,上海醫藥通過收購旗下控股子公司上海三維生物獲得全球首款、中國唯一的溶瘤病毒產品安柯瑞。近年來,上海醫藥在安柯瑞上持續投入,已獲批與上海8家三甲醫院共同合作開展安柯瑞上市后臨床再評價研究工作,積極拓展新適應癥,以及與PD-1的聯合療法也正在展開臨床研究。
     
      同時,上藥旗下天普生物也重啟了安柯瑞的再上市計劃。上海醫藥方面認為,溶瘤病毒產品具有廣闊的前景和聯用空間,并且可能成為下一個PD-1級別的產品。
     
      02 由并購而進的“新生”
     
      今年新進的4家醫藥企業,上海醫藥是意料之外的驚喜,武田(第414位)和BMS(第487位)算是有預兆,都發生了大并購,包括武田并購夏爾、BMS并購新基的巨額并購。
     
      賽默飛(第498位)作為生命科學領域市值最高的公司,也離不開大大小小的行業并購,今年3月3日,該公司以115億美元將QIAGEN收入囊中,成為其有史以來第二大收購。
     
      2019年1月,武田宣布完成對罕見病制藥領域“一哥”夏爾公司的收購,620億美元使武田的核心領域增加了罕見病和血液制品,武田制藥由此躋身全球十大制藥公司。6月24日,武田制藥發布該公司2020財年年報,其中營業收入為3.29萬億日元(約合人民幣2162億元),同比上漲56.93%;歸屬于母公司普通股股東凈利潤為442.41億日元,同比下降59.46%。
     
      身份轉變,是并購給武田帶來的第一層“收益”,產品則是更深層次的受益。武田中國區總裁單國洪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,2020財年,武田預計在中國上市5-7款新藥,在中國未來的3-5年內,將會上市超過15款以上的創新藥。值得關注的是,2020財年將上市的7款新藥中,有4款是罕見病新藥,目前注射用維得利珠單抗、維布妥昔單抗已經獲批。
     
      BMS亦是如此,2020年上半年該公司全球營收為209.1億美元,同比增長了71%,主要原因在于對新基的收購。2019年初,BMS公司生物制藥史上規模最大的收購計劃,以740億美元收購新基制藥,兩公司并表后,BMS借此美國《制藥經理人》全球制藥處方藥銷售TOP50榜單的第11名一躍成為TOP5成員,擠掉強生位列第5。
     
      從目前藥品發展趨勢來看,BMS大有可為:該公司管線比較專注,專利過期產品較少。2019年BMS超過9成的產品覆蓋在3個領域,其中腫瘤板塊收入貢獻占比50%,心腦血管、自身免疫用藥各占30%、11%。
     
      另一方面,BMS專利過期產品貢獻僅有僅有9%,好過輝瑞、默沙東等在內的大多MNC。不過,并購后BMS面臨最大的考題是如何做好收購后的整合。從現有產品來看,BMS的多數產品都沒有實現放量,大品種像O藥增速也并不好,作為第一款上市的PD-1,2019年銷售額為72億美元,增速僅為7%,到今年上半年,O藥則開始出現下滑,營收為34.19億美元,同比下降了6%。相比于默沙東的 K 藥,差距越來越大,上半年K藥累計收入66.72億美元,同比增長38%。


    相關資訊

    “第八屆醫療衛生CIO班”結業典禮成功舉辦

    2021-03-22

    【精彩回顧】第六屆中國行業互聯網大會--數字...

    2020-11-05

    “第八屆醫療衛生CIO班開學典禮”成功舉辦

    2020-09-13

    風口起飛,集采混戰,海外搶攻,“黑馬”新冠...

    2020-09-30
   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铭丽网